至尊崩天小白龙Σ(・ω・ノ)ノ

吃的cp多,而且杂......

真的超喜欢鬼老师

我觉得我画的一点也不像...
没画出小白的傻
qwq

一个短小的刀

王昊找到小白的时候,他蜷缩着身子躲在仓库里角落,双眼之中的绝望深深的映在了王昊的瞳孔中,指甲嵌进掌心,皮肤上各种的痕迹静静的倾诉的这几天遭受的折磨,伸出手
小白像受了刺激一样,开始抽搐
【不要...不要过来...不要...不要】
开始不停的颤抖,把自己尽力缩回,瞳孔放大,指甲用力抠着自己的皮肤,血液顺着指缝滑下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小声的嘀咕着,断断续续
触到肌肤,感受着身下的人明显的僵硬,指尖被用力攥到发白
“小白,小白,是我,是我...我来了…我来了”
眼前的人抬起头,眼泪早已干涸,泪痕沁满脸颊
【万万......】
喉咙像是被撕裂,嗓音沙哑
【万万...是你吗…你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声音越来越小,归于沉寂
王昊慢慢的抱紧白曜隆,回应他的只有小幅度的推搡

【你走..你走啊….我...我不干净了…你走吧…】
白曜隆把头埋在胳膊下,肩膀一颤一颤的

【求你了……】

短暂的平静,小白抬起头
【我...我不要你了,我不喜欢你了,你你可以走了……我不束缚住你了】
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
王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紧紧的抱住小白,任他在怀抱中哭泣,他知道他的小白再也不可能是那个小白了





-----------------和蔼可亲的分界线--------------


这是看那个万白“20岁”时的脑洞qwq
就是小白被绑架了然后被那啥了……
我承认我很恶毒......
我要补小甜饼……
要补小甜饼……
补小甜饼……
小甜饼……
甜饼……
饼......

心疼自己

我刚刚听齐天大圣是看评论,笑到炸裂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听好了,老子名字是得儿~哈,孙悟空”
得儿~哈.....
绝了


占tag致歉

来自老万的自白


我是PG one万磁王,红花会
最近我
觉得自己失宠了
对,失宠

以前
不管自己走到哪儿
小白都会屁颠屁颠的跟着
开口闭口万总,万总
我能怎么办,让他跟着呗
总不能强迫人小孩儿的人身自由吧
一回头就是个傻兮兮的笑脸

我能怎么办
我也很无奈啊

小白酒量不行,
沾酒就醉,醉了就嚷,
瞎嚷嚷,小孩儿呗
像你万总我,滴酒不沾
每次扛小白回家
都像跑了次八千米,可累了
小孩儿有时酒劲上头
吧唧一口往脸上亲,然后不好意思了
小声说喜欢你
低头一看,小孩儿脸红了
这就脸红了,小孩儿嘛
我才不会承认我很开心

但是

自从我俩
去了一个叫......
中国什么什么嘻哈的节目后
对,中国什么什么嘻哈
小白变了
不再跟在我身后跑了,老空旷了
天天杵在导师室门口
一口一个吴哥,叫的可亲切了
老在我跟前万万万万,吴哥老帅了
什么我就是冲着他来滴
好啊,小孩儿长大了
翅膀硬了,敢在你万总面前夸别的男人帅了
你万总这么风流倜傥英俊潇洒
还比不过一个导师?
小孩儿傻不拉叽的看了我一眼
幼稚

小白视线黏在
吴 导 师
身上
看都不看我
小白,你老公我就这么没魅力吗?
看都不看我


我觉得小白不爱我了
我不重要了
他爱上了别人
那个叫吴亦凡的
哼,男人
就是这么善变



红花会PG one你万总
觉得自己亏大发了

摸鱼......
没有画出万分之一的可爱

我也不知道太阳是从那边照的

就这样吧

春暖花開,海棠依舊 Part 1.


海棠花的香氣回繞,伸手,折下一枝,海棠輕微的顫抖著
睜開眼,綹了綹長袖

[這花莫不是也知了疼]

輕放鼻下,細嗅著那一絲沁入心肺的香

[花魁姑娘,王將軍又來了]

龜奴的聲音從身後響起,眼前的身影一愣,輕輕放下手中的枝條

[.....]

[去跟將軍說,無礙,莫念]

[他會懂的,送客吧]

起身,匆匆準備離開

[可是,花魁姑娘,王將軍說非見你不可]

[現在已經進來了]

聽罷,便再次坐下,張開嘴,卻什麼也沒說,擺了擺手

[你便下去吧]

腳步聲愈來愈近,直到眼前出現那個人的身影,垂下眼瞼,玩弄著手中的花

[張偉,你還要逃避我到幾時]

[將軍說笑了,我一小小花魁豈敢逃避將軍大人的面見]

抬頭,只是看著天

[將軍您說,這海棠是不是無情之物]

[.....]

[冬天凋零,來年秋天依舊盛開]

十月的風吹的有些過分

[將軍莫要挂念,我這海棠怕是早謝了罷了]

輕笑,眼中流露出的只是無限的傷感

起身離去,回頭,卻只見將軍一人站在海棠花下,悲傷像潮水一樣湧入心中,眼中只像進了沙

關上房門,無力感又席捲全身,滑落在地

用紙糊的窗倒映著人影,手輕輕放在門上

[為什麼]

[....你不肯原諒我]

門內的人抖著,手指蜷縮到指節發白

[將軍您請回吧,不要再來了]

努力保持聲音的平靜

[對不起...]

[對不起]


——————————————————————————

其實我同學說他特別受不了大老師花魁來著
我們大老師就是美男子對不對
其實第一次寫古風來著
寫得不好見諒

還有。    張偉肯定是男的

那只是稱位而已